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科技金融网  ->  证券  -> 正文

13万亿政府引导基金热力图谱:“基金矩阵”陆续登场 招商引资转型升级“扛大旗”

2023年11月13日 10:39:16 来源:中国证券网 作者:卓泳

  今年以来,各地设立引导基金、签约子基金、基金招商的热情依旧有增无减。据证券时报记者观察,仅过去两个月,广东、四川、重庆、武汉等多个省市就先后举办大型投资会,签约了数十家国内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VC/PE)机构,地方引导基金和各类国资已成为国内创投行业最主要的出资人。

  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政府引导基金目标规模自2017年年末的9.5万亿元,增长至2023年年中的近13万亿元。各地你方唱罢我登场,基金招商模式备受推崇。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多地已开始细化产业投资阶段,针对不同的产业,推出功能定位不同、覆盖企业发展全周期的成体系“基金矩阵”。各地正把百亿甚至千亿基金矩阵,从一串串数字变成一个个落地的项目,在地方招商引资和转型升级过程中,这些基金矩阵和集群正“扛起大旗”,被寄望发挥重要作用。

  各地引导基金爆发式增长

  延续去年的热度,各地引导基金的设立在2023年上半年呈现“爆发式”增长。母基金研究中心向记者提供的《2023年上半年中国母基金全景报告》显示,2023年上半年,全国范围内新设的政府引导基金共有90家,基金规模达3922亿元,基金数量和规模均超过前两年同期。

  报告还显示,从地域分布看,新设母基金所在的地域范围分布较以往更广,如内蒙古、贵州、新疆、云南等地区均有新设母基金。部分省在新设母基金数量方面极为突出,比如,安徽省、广东省、浙江省均有超过10只的新发起母基金。

  从存量看,执中数据显示,各省市设立的引导基金数量,位居前五的依次是江苏、浙江、广东、安徽、山东。此外,福建、北京、河南、四川、湖北、江西、陕西、上海等省市设立的引导基金数量都在双位数。

  记者注意到,如今不同城市的政府引导基金已经出现分化,新入局者以引导基金的形式撬动和引导社会资本投向本地相关产业,而像浙江、江苏、广东这类“资深玩家”则开始细化产业投资阶段,针对不同的产业,推出功能定位不同、覆盖企业发展全周期的成体系“基金矩阵”。从基金规模看,经济发达的省市仍在引导基金/产业基金出资金额上继续加码,长三角、珠三角地区最为活跃,中西部城市也正迎头追赶。

  从资金来源看,记者采访了解到,对于引导基金的新入局者,资金主要来源于地方各级财政,有过几年基金运作经验的地方,则会以“地方财政+国资控股平台”组合作为资金的来源。上述几类“资深玩家”的资金来源则更加多元,除了财政资金、国资平台以外,还有国有企业、大型产业公司/上市公司等。比如,杭州资本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杭州市三大千亿基金的资金来源包括注入的存量基金、市财政预算资金、市属国有企业自有资金和其他盘活的存量资金等。同时,杭州创新基金还通过与头部机构、产业资本合作设立“行业母基金”,进一步拓宽出资来源。

  不过,随着不少地方财政越发吃紧,地方财政出资的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现在很多地方都不以引导基金的方式来做招商引资,更多开始转向各地的投融资平台,比如产投、金控这类,他们盘活资金的能力更强一些。”创东方合伙人肖珂对记者表示。

  各地频频官宣设立百亿、千亿引导基金,但认缴情况究竟如何?多位业内人士曾向记者表示,许多地方官宣的基金规模和实际落地的并不相符。广东省创业投资协会秘书长肖飞对记者介绍,从广东情况看,省级层面设立的基金资金已经全部到位,而市级层面,东莞、中山、珠海、佛山等地的资金也基本到位,即便暂时没有完全到位,也已经早有预算。但对于几百上千亿的基金,则可能需要通过国企发债来筹措更多资金,因此,机构在申请基金时未必能一步到位。“大部分资金都不会直接趴在账上,只有部分几个亿的小基金,可能会一步到位。”肖飞说。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资金属性有不同的投向和出资方式。以杭州的基金矩阵为例,杭州资本方面对记者介绍,由单纯财政资金出资的基金,主要以引导基金的方式运作,聚焦“投早投小投科技”;而以财政资金与国企资金共同设立的杭州创新基金,投资阶段则以成长期为主,投资方式包括行业母基金、子基金、专项子基金等;此外,杭州创新基金与产业龙头,或与头部创投机构共同出资设立的基金,则会以“直投+子基金”的方式运作,投向当地重点发展的产业。

  不遗余力招引重大项目

  与去年各大小城市频频官宣设立引导基金不同,今年许多地方政府都把工作重心放在了招普通合伙人(GP)和投基金上,各地正把百亿甚至千亿基金矩阵,从一串串数字变成一个个落地的项目。在地方招商引资和转型升级过程中,这些基金矩阵和基金集群正“扛起大旗”,被寄望发挥重要作用。

  哪些省市的基金出资最活跃?执中统计数据显示,2023年以来,投资基金数量最多的省市分别是浙江、江苏、安徽、广东、上海。陕西、四川、天津、北京、福建、河南、湖北、湖南、吉林、江西、山东等省市的投资基金数量都在两位数。

  比如,作为政府引导基金的重镇之一,浙江省杭州市近年持续加大“出手”力度。杭州资本方面向记者介绍,截至9月底,杭州科创基金累计批复子基金超200只,总规模超过550亿元;已签约设立子基金超160只,协议总规模近500亿元。此外,杭州创新基金参与组建行业母基金、子基金及专项子基金累计规模已超800亿元。

  谁能获得政府LP的青睐?执中给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获得政府LP出资数量最多的是中金资本,其次是英诺天使基金,并列第三的是基石资本、中芯聚源、达晨财智,而赛富投资基金、金浦投资、东方嘉富、华富嘉业则并列第四,同创伟业、君联资本、松禾资本、东方富海、德同资本等一线知名机构也在今年获得了2家以上政府LP的投资。

  记者了解到,有些地方政府LP会优先对国央企背景的基金出资,“国央企旗下的基金到各个地方去募资都有比较大的优势,而且他们的募资金额比较大,很多都是十几亿级别的,母基金的盘子很快就会被分完了。”肖飞对记者表示,如今热门城市的政府LP都被“抢破头”,竞争非常激烈。

  此外,地方政府会不遗余力地引进优质项目,即使该项目的耗资已超过单只基金的体量。“比如,近期珠三角某城市引进了一个项目,地方要配资20亿,这笔钱远超母基金账上的金额,但这种情况是可以一事一议的,而且这种情况很普遍。”肖飞表示,这种“一事一议”的资金,多数来自于地方市区县,以及部分国资和市场化资金的多方联动,以专项基金的方式投资并支持重大项目落地。

  机构风险偏好高度趋同

  一边设立基金的同时,各地还加速公开遴选GP。记者根据公开报道不完全统计,截至10月底,有超150个地方国资LP公开遴选基金管理人。发布遴选公告数量最多的地方集中在浙江、北京、深圳、安徽等热门省市。从投资领域看,新能源、新材料、智能制造、生命健康、半导体、先进制造、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是普遍聚焦的方向。

  然而,这种扎堆投向某几个特定领域的“后遗症”也开始逐渐显现。“我们之前谈好了一个项目,2个亿估值,结果有一个基金拿到了某一线城市区级引导基金的配资,又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项目,就以3亿的估值抢了我们这个项目。”华南一VC机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热门领域的项目如今已经被哄抢,即便项目算不上很优质,但只要符合地方产业方向的,估值就会水涨船高。

  “核心原因在于,在国资LP的引导下,VC/PE机构们的风险偏好和认知都高度趋同,以至于全国热门投资领域的优质项目,以及本地为数不多的优质项目都被争抢。”肖珂对记者表示,比如这两年的“网红”城市西安和安徽,当地的项目估值都已经翻了好几倍。

  在任何一个行业里,价格战的后果都只会是大家的利润被削薄、甚至没钱赚。因此,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当前的地方政府引导基金或产业基金对产业发展来说是一把双刃剑,正面是,引导更多资金参与地方产业建设,反面则是,利润在竞争中被压缩,与引导基金一同投资的社会资本的赚钱效应也被迫降低。肖珂认为,这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对民间资本投资科技创新带来一定的挤出效应。

  引导基金迎来存量发展时代

  千亿产业基金相继诞生的同时,政府引导基金也迎来了存量发展时代。随着一批早期设立的政府引导基金陆续进入退出期,退出问题开始被摆到台面上。清科研究中心报告显示,2022年处于退出期和延期的基金规模分别为12.97万亿元和1.7万亿元,处于退出期和延期的基金今年持续增长。

  政府引导基金如何退出?退出的效果如何?记者采访了解到,大部分地方引导基金退出的效果都不达预期。华东一政府引导基金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对于投成熟期企业的基金来说,引导基金收回本金的时间中位数约为7年,“基金的流动性差,这个时间不算很理想的,而且DPI(投入资本分红率)往往还不到1。”该负责人表示,对于投早期、甚至天使期的基金来说,退出周期会更长。

  肖珂表示:“总体效果不好的原因,一方面是当年的投资策略和方向跟现在相比发生了变化,另一方面,如今整个一级市场基金的退出都比较缓慢,因为大家都更愿意通过企业上市来退出,但这两年资本市场的变化也比较大。”此外,近年投资项目数量不断增加,“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之下,“堰塞湖”现象也就越发显现。

  应对这种退出困境,一些地方的引导基金选择了提前离场。上述华东一政府引导基金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不少地方引导基金会在出资时约定,在基金运作到一定年限就分批或全部退出其所持有的份额,以部分退出或全部退出来回笼资金。

  比如,记者了解到,国内某1.5线城市的引导基金就设置了“优先清偿条款”,即与子基金约定,如果在基金运作的第四年退出,其获得的投资收益全部让渡,引导基金仅拿本金离场;若在第四年以后离场,则按照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计算收取利息及拿回本金。这样既能保障引导基金的出资尽快回笼,也更能吸引社会资本和给予他们更大的盈利空间。

  但是,这种退出方式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变量在于一只基金内的不同出资结构。“一只基金里如果有几个国资,还有社会资本,提前退出问题就比较难办了。”上述引导基金有关负责人表示,一只基金内国资的占比超过50%以上,如果都提前退了,就不太利于社会资本的后续退出。

  上述人士坦言,引导基金这种提前离场的退出方式,一般只适用于投成熟期项目的基金,对投早期或天使期的基金则不太适用。因为成熟期项目即便未能如期上市,也可以通过项目回购来实现退出,而早期项目则大多不具备回购能力,基金就无法快速回笼资金。

  根据退出情况来决定投资策略,引导基金在投资时也会选择退出效率更高的基金。“名气不一定很大,但募资能力很强,规模也就五六个亿,机构小而美、投得也不错,有那么几个LP会复投,我们再出资20%左右,这就更好提前离场了。”上述引导基金人士给记者讲述其最理想的子基金类型和出资模式。

[编辑: 陈嘉宜]
(本文来源:中国证券网)
  • 科技金融时报
Copyright © 2014 kjjrw.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202410731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3120170005

联系我们

地址:杭州市文一路115号
举报电话:0571-87089618
法律顾问:北京京师(杭州)律师事务所陈佳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