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科技金融网  ->  论坛新帖  -> 正文

供需两端发力 提升潜在经济增速

2020年04月20日 11:21:15 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潘向东

  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得到基本控制,但海外疫情持续蔓延,国际资本市场大幅波动,外需回落,外部风险大于内部风险,宏观风险大于微观风险。疫情对我国供需均产生冲击,笔者认为,宏观政策需要坚持底线思维,供需两端发力。需求政策应坚持注重保民生,供给端进行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提升潜在经济增速。

  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持续蔓延,金融委在十日之内连续两次召开会议,说明我国疫情防控工作出现新局势,面临新挑战,整体而言,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外部风险大于内部风险。目前,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复工复产处于关键阶段,但疫情在海外愈演愈烈。首先,疫情冲击下全球金融市场大幅波动,海外资本市场的不确定性明显高于国内。其次,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停摆,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剧,IMF已经将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下调至-3%,意味着二季度全球需求萎缩或对我国外贸行业和相关产业链带来巨大冲击。再次,国外疫情导致需求下滑,同时油价下跌,加剧了全球通缩预期。最后,新兴市场医疗卫生等条件不足,潜在风险进一步上升。

  二是宏观风险大于微观风险。严峻复杂的国际疫情和世界经济形势,暴露出全球价值链的脆弱,局部地区存在“逆全球化”风险;近期印度、越南、巴西等国家出台了限制粮食出口的措施,叠加非洲蝗灾等,非疫情因素对经济也出现扰动。另外,我国宏观杠杆率在短期内也有所上升,未来应坚持底线思维,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

  金融委会议指出,当前我国疫情防控面临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形势,又处于复工复产的关键阶段,指出宏观经济面临多重风险,在受到疫情冲击明显的背景下,重新提出“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多举措支持复产复工,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秩序恢复常态。未来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及更加灵活适度的货币政策将从总量和结构同时入手,持续发力。

  在货币政策方面,加大总量投入,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作用。一是降息。随着“OMO—MLF”下调20BP,4月20日商业银行一年期LPR报价大概率也会下调15BP-20BP,5年期LPR也可能作出相应调整,从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二是降准。目前我国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已降至6%,但是我国商业银行综合存款准备率依然在9%-12.5%,存在进一步全面降准空间。三是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持续发力。再贷款再贴现政策刚刚实施,将会覆盖全国7%-10%的中小微企业,支持超过200万家中小微企业,这些政策将更多资金注入中小企业,支持二季度社融和M2保持高增长,维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二季度积极财政政策将接力货币政策发力,包括或上调赤字率、加大专项债发行、发行特别国债,以及加大对中小企业的减税降费力度等。

  对于当前全球经济而言,疫情从需求和供给两端对经济造成冲击。从需求端看,航空、旅游休闲、文化娱乐、餐饮聚会等活动大受影响,可选消费品和服务业需求大幅下降。随之而来居民收入下降,会进一步抑制需求。从供给端看,疫情导致了国内乃至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受阻,企业上中下游之间的产业链难以畅通传导,国内和国际贸易大幅萎缩,企业订单减少。因此,宏观政策需要在供给和需求两端发力。

  由于海外市场对我国外需行业和产业链冲击较大,除了专项债刺激重大民生工程,加大固定资产投资外,还需要多重措施扩内需,刺激消费。目前国内疫情防控取得明显成效,一些省份通过发放消费券、补贴等形式刺激居民消费。此外,还需要关注低收入群体的困难,完成2020年精准脱贫攻坚战,通过一系列措施提升低收入群体的福利水平。

  需要看到的是,目前形势与2008年是完全不一样的,2008年的危机是流动性危机引起,最后传导到实体经济,随着各国央行出手,流动性危机化解,实体经济随之恢复,刺激政策的出台随之见效。现在这场危机是因为疫情引起,未来疫情如何演变仍是未知数。在此背景下,政策工具的推出需要有底线思维,为此,经济政策出台要考虑的是用政策工具去保就业和保民生。在产业方面,需要重点支持的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和民生相关领域。

  稳定经济不能单方面过度刺激需求,这会导致债务风险增加,刺激的边际效用也在递减。作为转型中的经济体,中国经济趋势扭转并不困难,特别是资源配置效率可以快速改善。这次要素市场化改革目的就是在于改善要素配置效率,提升潜在经济增速。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经历了三轮经济周期,都是改革周期。次贷危机之后,人口、环境、资源约束增强,特别是要注意到我国的资源配置效率需进一步提高。

  供给端以要素市场化改革为抓手,通过土地改革实现农业集约化生产,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增加农民收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实现劳动力市场流动更加自由,改善劳动力资源配置效率;完善股票和债券市场基础制度,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增加有效金融服务供给;通过技术要素市场改革实现我国人口红利向工程师红利的转变,实现产业升级;以大数据为代表的信息资源正在逐渐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培育数字经济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推动新一轮技术革命——数字经济革命发展。总之,我国可以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等要素市场出发,深化改革,提升要素配置效率,提高经济潜在增长率。

  因此,金融委提出扎扎实实做好自己的事,也就是需求端做好扩内需,稳就业,实实在在提高居民的获得感;供给端继续深化要素市场改革,向改革要定力,从而抓好疫情带来的产业升级机遇,实现经济高质量增长。

(潘向东)

[编辑: 王航飞]
(本文来源:中国证券报)
  • 科技金融时报

联系我们

地址:杭州市天目山路97号5楼
电话:0571-28978932
邮箱:kjjrwang@126.com

Copyright © 2014 kjjrw.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 140173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