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科技金融网  ->  论坛新帖  -> 正文

杖朝身尤健 奉献志不移   

——记长兴县中草药民间秘方协会秘书长李明德
2021年07月29日 09:31:53 来源:科技金融时报 作者:赵新荣 唐小英

  “勤耕不辍老黄牛,无私奉献实干家”——这是长兴县中草药民间秘方协会全体会员对该会秘书长李明德老师的褒奖。

  李明德,生于1939年11月。从长兴县教育局退休后,没有坐享清福,却干起了令别人、甚至家人都不理解的“行当”:与一名民间中医师和其他五位志同道合的退休干部组建了长兴县中草药民间秘方协会,并担任了秘书长一职。特别令人不解的是,这个“秘书长”还是一个不拿任何工资报酬的“义务兵”。这个“义务兵”缘起于李明德曾经患有颈椎炎,正当日趋严重时,遇到了一位本县的民间草药“郎中”刘湘秋,竟然几副草药把李明德的颈椎炎给治好了!李明德竟然极力“怂恿”刘湘秋用中草药治病救人。于是,2007年刘湘秋开起了私人诊所。那时起,李明德与刘湘秋成为了莫逆之交的好友,当李明德看到刘湘秋虽然是“土”郎中,但看病确实有点“手段”,经刘湘秋看过的,基本上得到治愈。2020年李明德又极力鼓励刘湘秋组建成立长兴县中草药民间秘方协会。刘湘秋任会长,李明德任秘书长,其他还有几位志同道合的退休干部也欣然加入到该协会。

  这一干,就是整整10年!

  这一干,将开始组建协会时的6个会员发展成现在100多人的民间协会组织!

  这一干,连续10年组织协会中医师到乡镇、进学校、跑企业开展中草药“治未病”科普宣讲!

  这一干,在全县建起了多个科普基地、发展了团体会员、更出版了中草药专业巨著!

  这一干,竟然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自发性民间协会发展成远近闻名的具有较大影响力的专业性组织!

  这一干,将协会打造成了长兴县民间组织的一张“金名片”,协会知名度不断提高,影响力日益跃升!

  一个“勤”字,踏遍浙北的山山水水

  《礼记工制》将80岁称为“杖朝之年”,周朝时候当年龄达到80岁的官员,周王可以让他们拄着拐杖入朝,这就是《周礼》,以老为尊。李明德80高龄,却与长兴县的民间老中医一起,爬高山、下沟壑,不仅走遍长兴县境内的山山水水,而且还将脚步丈量到浙北地区的吴兴、安吉、德清,甚至嘉兴等地,遍寻自然生长的中草药。

  李明德每次外出,都要带上相机,见到中草药就“咔嚓”“咔嚓”几下,从不同角度拍照留存,回来后建好档案,标上名称、注明该草药生长的详细地方。

  自然生长的野生中草药,其形状、特性等等是随着季节、气候的变化而变化,因此,要寻找、发掘野生中草药,是必须常年爬山涉水的,。李明德每次外出,除了手机用于拍照和挎包里一本笔记本、一支水笔外,都有几套“行头”:春天,一套运动服,既防风又保暖;夏天,身穿单衣单裤,头戴草帽,脚穿运动鞋,一条毛巾,一只茶缸;秋天,上身多了一件棉背心,下身多了一条保暖裤;冬天,穿上羽绒服,保暖裤,头戴鸭舌帽,脖子上还多了一条围巾。据老李自己说,每年穿破的运动鞋就有好几双。

  一个“钻”字,让外行变成了内行

  位于浙北地区的长兴县,属天目山余脉,境内多山,且得益于太湖小流域气候,常年气候温和,四季分明,其中位于县域东南与吴兴接壤的弁山,漫山遍野生长着中草药。这里还有一个动听神奇的传说故事,据说当年“八仙”之一的李洞宾曾经在弁山上挖草药,但当地却没有人让他治病。有一天,吕洞宾遇到一个农民在小溪捉到一只龟鳖要回家做菜吃,吕洞宾大喜过望,原来此鳖有毒,农民吃了中毒后吕洞宾就准备给他医治,心想从此就会名声大振!正当吕洞宾暗暗高兴时,又见那农民随手在路边拔了一把野葱,气的吕洞宾将药箱狠狠地摔在了弁山上!原来,野葱与此鳖同煮,鳖的毒性就自然化解了。后来当地人就认为弁山为什么这么多草药,原来是吕洞宾的药箱摔在了山上……这虽然是民间传说,但说明了弁山上确实遍布草药。

  李明德是教师出生,对医学一窍不通,也没有接触过中草药,硬是凭着一股钻劲,“钻”进了中草药秘方的“神秘”王国。他与学会同仁一起,每年都要爬上弁山,寻找、辨识中草药,并拍照建档,将找到的各类中草药做成标本,贴上标签,为《浙北本草》的编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现在的李明德,只要一看到草药,立马就能说出该草药的名称,而且还能详细解释其生长特性、对症作用等等。学会的同仁曾经在弁山上和老李打趣:不见吕洞宾摔药箱,只见李明德寻草药。

  教师出身的李明德,那时就有超前的科技意识。他在协会工作时,认识到专利的重要性,于是,他自告奋勇承担起申请中草药技术专利的义务。会长刘湘秋研究草药的特性,秘书长李明德起草撰写专利申请材料,但撰写专利的申请材料是需要具有一定的、甚至很强的专业性、技术性知识,李明德就找到县科技局知识产权办公室,拜时任专利科科长严斌为师,严斌将其他企业申请专利的样本、格式给他参考,老李依样画葫芦地照着撰写,又在严斌科长的指导下,反复修改,终于得到专利科的认可并拿到第一件《“治疗青春痘黄褐斑的中草药处方”发明专利证书》。有了首次成功的喜悦,就是推动继续申请的动力。李明德越发而不可收,特别是鼓舞了刘湘秋采用中草药治病的干劲,刘湘秋同时又申请注册了长兴县东方中医药研究所,并以研究所的名义每年申请专利,将利用中草药治愈的病例写成专利申请材料,在10年时间内共申请《发明专利证书》26件,被国家知识产权局授权专利16件,成为民间中草药研究取得发明专利较多的一家机构。并使这些“土”秘方得到知识产权的有效保护,成为长兴县中草药民间秘方协会和长兴县中草药研究所的无形资产。这中间,倾注了李明德大量的心血,也是作出了无私的贡献。每当说起这个,李明德的脸上总是露出自豪的笑容。

  一个“宽”字,从不与人斤斤计较

  李明德作为协会的秘书长,而且年龄比较大,但做事总是亲力亲为,从不斤斤计较。每年的工作计划、年度总结、活动策划、会议召集,甚至经费筹措等等,基本上都是他在操作。仔细想来,他的点点滴滴协会同仁都历历在目:克服年龄大,电脑不熟练的困难,他总是笑笑:慢慢来,蜗牛也会到达终点的!

  中草药民间秘方协会的大多数会员都是老干部、老教师退休,有的甚至是副处级、正科级领导,平时能说会道,开会发言头头是道,有时甚至连会议、活动的主题都会“跑偏”,但李明德对他们都十分尊重,耐心倾听会员的发言,并仔细记录,做到心贴心,心交心。在李明德这个秘书长的维护下,长兴县中草药民间秘方协会成了一个“大家庭”,凡是入会的,除了缴纳一定的会费,甚至还不拿任何工资报酬,参加活动的车辆都是私家车自费出行,会员与会员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没有任何纠纷隔阂,也没有官民身份,人人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有的会员多干活也不埋怨不发牢骚,有的会员少干活甚至不干活也不计较不争名争利。

  一个“实”字,协会工作有条不紊

  在李明德的努力下,长兴县中草药民间秘方协会各项工作每年都思路清晰,有条不紊。特别是克服至今没有固定办公场所的困难,借助会长刘湘秋的私人医务室办公、甚至当作临时会议室。

  协会的成效,既有李明德秘书长的实实在在,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更有会长刘湘秋的无私支持。刘湘秋会长虽然行医很忙,但重大问题都亲自把关,特别是从来不怕麻烦,每次协会核心成员开会,他都免费提供用餐。

  而秘书长李明德就在刘湘秋会长的医务室的一角权当临时办公,一张办公桌,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就是协会的全部家当。简陋的设施,没有消除办事的热情。协会各项工作的开展、各项荣誉的获得,就是出自这个简陋的办公场所。去年,为了进一步提高工作效率,李明德还让在读大学的孙女经常免费参与协会的文字资料等工作。

  一个“诚”字,协会取得多方支持

  在李明德的努力下,一方面因协会的出色工作,另一方面也因协会知名度的不断提高,对社会的贡献度日益显现,特别是被李明德的“蚂蟥”精神所感动,心诚则灵,协会得到有关部门、有关领导以及全社会的大力支持。浙江省科协、浙江省中医药大学、浙江省中医学会、长兴县人民政府有关领导在2020年12月由本协会主办的全省性中医药学术交流与研究活动上都相继发言,对长兴县民间中草药事业的发展予以高度评价。省中医药大学专门指派3位专家教授和长兴县中医院1位专家参加论坛讲课,收到良好效果。《中国中医药报》还专门派出记者到会采访并作了新闻报道。这此活动是长兴县中草药民间秘方协会成立以来规格最高、规模最大、效果最好、影响力最佳的一次盛会。

  长兴县科协、长兴县卫生与健康局、长兴县医疗保障局等单位都慷慨解囊,给予资金支持。

  同时,由于李明德工作仔细,协会每年的年检都顺利通过,2020年还被市民政局评定为AAA级协会。

  一个“精”字,从不浪费协会经费

  长兴县中草药民间秘方协会本身经费有限,主要是经费来源不足,因此,仅靠会员会费远远解决不了开展正常活动的支出。李明德利用曾经做过多年教师拥有大批学生的身份,经常到有关单位拉赞助,为协会活动经费不遗余力。以此同时,他还将一句“增收没有节约好”的口头禅经常挂在嘴边。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多年来李明德从来不随意浪费协会的经费,除了不在协会拿任何报酬外,也不无故请客吃饭。他不仅仅是秘书长,还是一位“好管家”。

  一个“让”字,举贤让位甘当铺路石

  去年,李明德经常对协会会长刘湘秋说:“刘会长,我年纪大了,年岁不饶人了,协会的工作也基本上走上正规,我要主动让贤,让年轻人干。”除了向会长要求,还多次在协会的理事会上提出。协会理事会同仁考虑到李明德已年逾80的高龄,虽身体还算硬朗但不忍心让他继续爬山涉水到野外寻访中草药等活动,于是就同意李明德的请求,从秘书长岗位上退下来。但李明德就是不一样,他坚持在秘书长岗位上站好最后一班岗,还帮助协会物色、考察新的秘书长人选,经协会全体会员认可,长兴县教育局的退二线科长吕时青(今年将正式退休)接任了老李的秘书长一职,吕时青上任伊始,就给协会全体会员留下了良好的印象:踏实、能干、虚心、好学,得到协会会员的一致公认。许多会员开玩笑地说:退了个老李,来了个老吕,我们协会的工作总有人会“理”……虽然是幽默玩笑话,但说明了大家都对老李和老吕的认可。

  (赵新荣 唐小英)

[编辑: 王姝]
(本文来源:科技金融时报)
  • 科技金融时报

联系我们

地址:杭州市天目山路97号5楼
电话:0571-28978932
邮箱:kjjrwang@126.com

Copyright © 2014 kjjrw.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 140173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