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科技金融网  ->  人物  -> 正文

金子兵 让他们的黑天明亮起来

2018年12月04日 09:05:08 来源:科技金融时报 作者:

  2016年第十四届中国青年科技奖获得者。现任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遗传眼病专科主任,温州医科大学研究生院院长、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省钱江特聘教授,国家“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入选浙江省151人才重点资助、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长期从事并擅长遗传性视网膜变性疾病的诊治、预后分析、临床遗传学咨询和先端治疗开发,目前已开展视网膜色素变性等遗传眼病的基因检测,在国内率先开展面向临床应用的视网膜色素变性新药治疗和干细胞再生医疗研究。

  视网膜色素变性,俗称“鸡盲眼”“夜盲症”,通常这是一种遗传性疾病。得了这种疾病的患者,一到晚上,就陷入黑暗的世界。虽然在视网膜疾病中,这是属于一个小众的疾病,但是心怀大爱的金子兵已对其研究了近20年,如今已站在了“夜盲症”研究的世界之巅。

  研究“小”病心怀大爱

  谈起当初为何会选择挑战这一“难疾”,金子兵说,他的经历决定了他一定会这么去做。

  本科就读温州医学院眼科的金子兵,毕业后成了温州医学院附属眼视光医院的一名住院医师,在各个科室轮转时,见到了大量的视网膜疾病的疑难病例。病人的痛苦和无奈,让金子兵决定,要去啃下眼科疾病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金子兵告诉记者,现代医学的发展,使发生在我们眼睛前部的很多疾病已经得到攻克,只有发生在眼睛后部的视网膜疾病,依旧无能为力。原因在于,视网膜属于中枢神经的一部分,跟人的大脑连在一起,一旦发生疾病,就如许多大脑疾病一样,束手无策。

  据悉,视网膜色素变性在视网膜疾病中的发病率为1/3000,虽然属于一小众的疾病,但在金子兵看来,中国13亿人口,这依然是一个庞大的人群。他还看到疾病给病人及其家属带来的痛苦与困扰,但社会给予他们的帮助却很少。从学术研究上,金子兵也希望自己能先研究好这一“小”病,以此为突破口,再去攻克老年性黄斑变性糖尿性病情视网膜病等大类的视网膜疾病。

  因此,在完成两年的住院医师培训后,金子兵前往日本宫崎医科大学读研究生。在日本,由于历史人群的原因,金子兵发现,视网膜色素变性患者也不少,他查了他所在的眼科门诊的历年病例资料,竟然查到了六千多例病例。这为金子兵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研究资料。

  博士毕业后,金子兵成功申请到了日本学术振兴会(JSPS)的博士后资格(全日本每年仅200个名额)。之后又选择了类似与中国科学院的日本理化研究所工作。2008年,金子兵又获得了日本眼科学会总会座长奖、日本视网膜色素变性协会研究助成奖,据悉这一奖项每年的获奖人数就二到三人,而金子兵是当年获该奖项的唯一一位外国人,另外是日本国立大学的两位教授。这些奖项的获得,证明了金子兵在日本该领域的认可。

  不懈探索铿锵前行

  8年日本求学经历,让金子兵不仅学到了知识,也改变了他的性格。

  “我以前是那种‘考拉’性格,就是对外界的许多东西都无所谓,但是日本的留学生活,让我的社会责任感更强,做事也更加严谨。”

  在日本求学期间,金子兵借助所在的日本研究中心在用干细胞治疗视网膜变性疾病上的优势,对多能干细胞的视网膜分化进行了深入研究,相关成果刊登在细胞移植权威期刊上,2010年,当看到他所在的研究组要立马启动干细胞临床试验,而国内在这一领域还毫无声息,作为一个中国人,金子兵再在坐不住了,毅然决定回国继续他的诱导干细胞治疗视网膜变性疾病研究。

  但是,回国后,研究经费短缺,法律、政策、人才等许多资源也相对不足,金子兵的开局并不顺利。干细胞研究还是一项非常烧钱的研究,在经费不足的情况下,为了继续自己的研究,他甚至靠借钱度过难关。天道酬勤,凭借其在日本留学期间的多项成果,金子兵入选了国家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中国青年科技奖、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等国家级人才发展支持计划。之后科研经费问题得到了较好解决,他的团队视网膜再生医疗研究组的研究工作日渐步入正轨。

  值得一提的是,金子兵还是温州首个“中国青年科技奖”。而在眼科领域,得过该奖项的人并不多。

  2013年,经过三年的白加黑,5加2的拼命工作,金子兵和他的团队研究成果开始爆发。那年,他们终于发现了中国的视网膜色素变性病人全新的致病基因,据悉这也是第一个由国内研究人员独立发现的常染色体隐性视网膜色素变性致病基因。在全世界70个视网膜色素变性致病基因中,该致病基因排在第五位。成果还在英国《Nature》旗下综合性子刊《Nature Communications》发表,这也是中国眼科界发表的第一篇自然通讯。2017年又连续发表3篇《PNAS》,创下一项纪录。研究成果同时也先后获得了浙江省医药卫生科技一等奖和教育部自然科学二等奖。

  这项发现为我国的夜盲症患者点燃了希望。因为这意味着,在未来的十年内,金子兵有望为“夜盲症”这一遗传性疾病发展出新的基因治疗的方法。

  除此之外,2014年,金子兵的诱导干细胞研究也获得了重要的科技成果,在国际上第一次用东北的柞蚕蚕丝做了一个纳米支架材料,将视网膜的细胞种在支架上,形成了一个视网膜细胞移植片,该成果未来有望成为临床试验转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突破口。

  “虽然这些医学基础研究成果还不能马上为病人提供治疗,但是我在乎的是我的某项研究能改变十年后高水平的医生的想法。”金子兵表示,医学基础和转化研究,是解决当前医学难题、攻克医学难关的必由之路。然而,也是漫长、艰苦、孤独、清贫之路。但不管这条道路有多难,他会在干细胞治疗视网膜色素变性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这是他最想做的事。而他的最终目标,是用干细胞能造出一个眼球。

  悬壶济世点燃希望

  金子兵说,如果说医生是病人心中的希望,那他就是一个烛台,他愿用他的理念和方法照亮那些长久生活在黑暗中的病友,给他们重新看到这缤纷绚烂世界的希望。

  心怀大爱的金子兵,除了给这些生活在黑暗中的眼病患者治疗身体上的疾病,他还扮演着心理医生的角色。“接触的很多病人其实都已经出现心理问题了,焦虑,抑郁,这个时候就需要沟通。”金子兵说,在他的开导下,许多病人看完回去之后也会去引导其他很多不愿意出家门的病人,他们自发形成了一个交流的团体,相互鼓励。

  尤其是江苏苏州的一位病人,自发地组建了一个协会,将全国许多视网膜色素变性的病人建了一个微信群,每年还组织一次会议。“这也是一个社会的力量。光靠我们专业的人员去呼吁是不够的,他们自己发声,会社会就会更加重视。国家甚至相关的部门如果能关注到这个群体,对我们来讲是件很高兴的事情。”金子兵说。

  除了日常的科研和临床工作,金子兵对公益事业也十分热心。

  据悉,金子兵还曾是国际狮子会浙江分会会员。2013年,金子兵参加了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与狮子会合作组织的“四川色达健康行”。据说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个县,从成都开车进去需要14个小时。在海拔4300米的藏区高原上,条件之艰苦令人难以想象。但是金子兵和他的学生以及志愿者们克服重重困难,每天从早上的八点一直工作到晚上的十二点,在近两个月的时间为2000余名藏民全身健康体检和眼科检查,做了1200台手术。

  “做公益给我带来快乐。”回想起这段经历,金子兵至今记忆犹新。据悉,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专业一直将公益作为教学的重要一部分,在金子兵看来,公益能让学生更加深刻地理解生命的意义,也能更加了解病人的需求。本报记者姚俊英

[编辑: 李伟民]
(本文来源:科技金融时报)
  • 科技金融时报

联系我们

地址:杭州市天目山路97号5楼
电话:0571-28978932
邮箱:kjjrwang@126.com

Copyright © 2014 kjjrw.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证编号:浙ICP备 140173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