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科技金融网  ->  论坛新帖  -> 正文

日本上调最低工资标准

2022年08月04日 10:59:59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陈益彤

  

       8月1日,日本厚生劳动省中央最低工资审议会决定,将今年最低工资(时薪)平均上调31日元,达到961日元,上涨3.3%。

  日本自民党干事长茂木敏充在8月2日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对最低工资上涨表示欢迎,称今后将通过对人才和尖端技术的大胆投资,继续提高工资标准。厚生劳动大臣后藤茂之则表示:“希望企业能切实提高工资,我们将提供支援。”

  日本最低工资标准每年夏天由工人代表、雇主代表以及具有中立立场的公益委员组成的审议会讨论提出。以此为参考,各都道府县的审议会再决定具体金额,并从10月份左右开始实施。

  今年受俄乌冲突、物价上涨、日元急剧贬值等因素影响,日本经济形势恶劣,给普通劳动者生活造成冲击,涨工资的呼声不断高涨。据日本媒体报道,在审议过程中,虽然劳资双方均认可提高工资的必要性,但是围绕工资上涨的具体幅度出现了意见分歧。对于劳方要求大幅上调工资的意见,资方以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收益等为由,主张抑制工资涨幅。至7月25日,劳资双方代表和公益委员进行了4次协商,但均未达成共识。直到8月1日,经过7个小时的艰难谈判,各方才最终就涨幅标准达成一致。

  分析认为,此次最低工资上涨实际效果有待检验,劳资双方均对这一结果表示不满。

  一方面,此次最低工资上涨尚未达到解决实际问题的程度。日本经济界相关人士表示,虽然此次工资涨幅达到历史最高,然而如果刨除物价上涨部分,实际涨幅只有1%左右,对于解决劳动者生活困难杯水车薪。

  此外,工资上涨仅对部分收入偏低的劳动者工资有拉升效果,但对于工资处于更高水平的群体而言则收效甚微。

  还有观点认为,仅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解决不了日本“同工不同酬”的问题。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的当下,大量企业通过雇佣非正式员工降低人工成本。在工厂同一条流水线上工作,正式员工工资可达非正式员工的2倍,这是造成日本最低工资水平低、贫富差距大的重要原因之一。如何促进企业整体效益提升,切实实现按劳分配是下一步政府面临的重要课题。

  另一方面,最低工资上涨给企业造成负担。日本商工会议所会长三村明夫称,此次最低工资上涨“对企业来说非常困难”。他认为,这次提出的目标金额虽然考虑到了物价上涨对劳动者生活的影响,但并未充分考虑企业当前支付能力低下的现状。

  分析认为,对于雇佣大量非正式员工的餐饮住宿企业来说,最低工资调整会造成总体成本大幅上涨,加之疫情形势严峻,企业经营状况不明朗,可能对其生存造成严重后果。

  不仅如此,由于原材料价格高企,中小企业受成本提升影响更大,且存在难以推动成本充分传导至价格的情况。此时,若用工成本持续提升,将极大考验企业承压能力。如果企业放弃增加雇佣人数,或缩小业务规模甚至撤离,可能反而会带来失业和经济恶化的副作用。

  企业界认为,日本政府不加大财政支出,仅靠政策要求强制企业提高工资水平是一种“政治提薪”的行为。经济同友会代表干事樱田谦悟对提高最低工资的计划表示赞成,但同时也指出,政府应拿出实际举措彻底改变企业生产力低迷的现状,强化日本经济竞争力。有观点认为,日本政府在提高工资标准的同时,应当考虑企业的实际运行情况,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并对提高生产效率和推进业态转型的中小企业进行全面支援,为企业自发提升工资创造条件。

[编辑: 陈路漫]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 科技金融时报

联系我们

地址:杭州市天目山路97号5楼
电话:0571-28978932
邮箱:kjjrwang@126.com

Copyright © 2014 kjjrw.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 14017371-1